从独裁到民主——解放运动的概念框架 第九章

第九章  瓦解独裁政权

一系列实施良好且成功的政治反抗战役的累积效果是使抵抗运动得到增强,使社会领域得以建立和扩大,使独裁政权对社会的实际控制受到限制。这些战役还提供了关于如何拒绝合作和如何进行政治反抗的重要经验。当大规模反抗和不合作的时机到来之时,这些经验会有很大帮助。

正如第三章中所讨论的,服从、合作和屈服是使独裁者得以强大的必要条件。独裁者如果得不到政治权力的资源,其权力就会削弱,最后消失。因此,收回支持是瓦解独裁政权所需的重要行动。回顾一下政治反抗是如何影响独裁者的权力资源的,或许是有益的。

象征性的拒绝和反抗行动,是削弱政权的道义和政治权威──其合法性──的可用手段。政权的权威越高,它所得到的服从和合作就会越多,越可靠。想要真正威胁到独裁政权的生存,就需要用行动来表达道义上的反对。为了切断政权的其他权力资源,需要收回合作和服从。

第二种重要的权力资源是人力资源,即服从、合作和支持统治者的人和团体的数量和重要性。如果大部分民众实施不合作,政权就会遇到严重的麻烦。例如,如果公务员不再以通常的效率工作,甚至呆在家里,行政机器就会受到严重影响。

同样,如果不合作的人和团体当中包含过去提供技能和知识的那些人和团体,独裁者们就会看到,他们贯彻自己意愿的能力大大削弱了。甚至连他们根据完整的信息作出决定和制定有效政策的能力也会大大降低。
如果通常促使人们服从和帮助统治者的心理和意识形态影响──叫作无形因素──被削弱或扭转,民众就会更加倾向于不服从和不合作。

独裁者们所掌握的物质资源也直接影响其权力。如果财政金融资源、经济体系、财产、自然资源、运输和通讯手段都控制在政权实际或潜在的反对者手里,那么他们的又一主要权力资源就会受到威胁,或已经消失。罢工、抵制及增加经济、通讯和运输领域的自主性都能削弱政权。

如前所述,独裁者们威胁或实施制裁──对不受管束、不服从和不合作的那部分民众进行惩罚──的能力是独裁者权力资源的核心。有两种方法可以削弱这一权力资源。第一,如果民众准备(像在战争中一样)冒遭遇严重后果的风险,将其作为反抗的代价,那么制裁的效力就会大大降低(即:独裁者们的镇压无法达到他们所希望的屈从)。第二,如果警察和军队本身开始感到不满,就可能以个人或群体的方式回避甚至干脆违抗逮捕、毒打或枪杀抵抗者的命令。如果独裁者们不再能够依靠警察和军队来执行镇压,那么独裁政权就会受到严重威胁。

总之,要想成功地反对地位稳固的独裁政权,不合作和反抗运动就必须要减少和消灭政权的权力资源。所需的权力资源如果得不到不断的补充,独裁政权会被削弱,并最终被瓦解。因此,一个反对独裁政权的有效的政治反抗战略规划,需要以独裁者最重要的权力资源为目标。

逐步扩大自由

自主的社会、经济、文化和政治机构的成长,结合选择性抗争阶段的政治反抗,能够逐步扩大社会的“民主空间”并缩小独裁政权的控制权。随着社会中的公民机构在独裁政权面前变得更加强大,那么,无论独裁者们想要怎样,民众都已经在逐步建设一个不受其控制的独立社会。如果独裁政权为了制止这种“逐步扩大的自由”而进行干预,那么民众就可以运用非暴力斗争来保卫这个新得到的空间,而独裁政权在斗争中就面临又一个“战线”。

假以时日,抗争和机构建设相结合将会带来实际上的自由,使独裁政权的崩溃和民主制度的正式建立变得确定无疑,因为社会内部的权力关系已经发生了根本改变。

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波兰是抵抗运动收回社会职能和机构的一个明确例子。天主教会曾经遭受迫害,但始终没有完全被共产党所控制。1976年,某些知识分子和工人组成了 K.O.R.(保护工人委员会)等小团体来推进其政治主张。1980年,团结工会的成立及其发动有效罢工的能力迫使当局承认其合法化。农民、学生和其他许多团体也组成了各自的独立组织。共产党在发现这些团体已经改变了权力的现状之后,又重新取缔了团结工会,并诉诸军管。

虽然在军管法之下,许多人遭到监禁和残酷迫害,但这些新的、独立的社会机构仍在继续发挥作用。举例来说,数十家非法的报刊杂志仍在继续出版。知名作家对共产党的刊物和官方出版社加以抵制,而非法的出版社则在每年发行数百本书。类似的活动在社会中其他部分也继续。

在雅鲁泽尔斯基(Wojciech Jaruzelski)军管下,军事共产主义政府一度被描述为凌驾于社会之上。官员们照样占据政府办公室和大楼。政权照样能够打击社会,实施惩罚、逮捕、监禁、没收印刷机等等。但是独裁政权无法控制社会。从那时起,社会彻底打倒政权就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即使在独裁政权占据政府职位之时,有时也有可能组织一个民主的“平行政府”。它越来越多地作为政府的竞争对手来运作,民众和社会机构对其给予效忠、遵从和合作。其结果是独裁政权日益丧失这些政府特征。最后,民主的平行政府可能会完全取代独裁政权,作为向民主制度转型过程中的一部分。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通过宪法,举行选举,将其作为转型过程中的一部分。

瓦解独裁政权

当社会正在发生制度性转变之时,反抗和不合作运动可能会升级。民主力量的战略家应及早考虑这样的时刻终将到来:民主力量可以超越选择性抗争阶段,发动大规模反抗。在多数情况下,创造、建设或扩大抗争能力需要时间,只有经过几年时间之后才能发起大规模反抗。在此期间,应当发动其政治目标越来越重要的选择性抗争战役。应当吸引社会各阶层的更多民众参与。在活动升级这一过程中,只要有坚决和有纪律的政治反抗,独裁政权的内在弱点很可能会暴露得越来越明显。

强有力的政治反抗与建设独立机构相结合,在一段时间之后很可能会引起国际上亲民主力量的普遍关注。这有可能会带来国际社会的外交谴责、抵制和禁运,用以支持民主力量(像对待波兰那样)。

战略家们应当注意到,在某些情况下独裁政权的倒台可能发生得非常之快,像1989年的东德那样。当独裁者的权力资源由于全体民众对独裁的厌恶而被大规模切断时,这种情况是可能发生的。但是这种模式并不常见,最好还是要对长期斗争作出规划(但也要对短期斗争有所准备)。

在解放斗争过程中,每一场胜利——即使只是在有限的问题上取得胜利——都应当进行庆祝。赢得胜利的人们应当得到承认。在庆祝的同时不失警惕,这样还会有助于鼓舞今后各阶段斗争所需的士气。

负责任地对待成功

总战略的规划者应当事先考虑到有哪些可能和较好的方法能够最为妥善地结束一场成功的斗争,以防止出现新的独裁,并确保逐步建立持久的民主制度。

民主派应当考虑在斗争结束时如何处理从独裁到临时政府的过渡。那时最好迅速建立一个能够运作的新政府。但是该政府不能只是旧政府换上新人员。需要考虑旧的政府机构中哪些部门(如政治警察)由于其内在的反民主性质必须彻底废除,哪些部门应当保留,以待以后加以民主化。全面的政府真空可能会给混乱或新的独裁开辟道路。

需要事先考虑并确定独裁政权瓦解时对待旧政权高级官员的政策。例如,独裁者是否交付审判?是否准许他们永远离开这个国家?还有哪些可供选择的处理办法符合政治反抗、重建国家和胜利后建设民主的需要?必须避免血洗,因为这会严重影响到未来能否建立民主制度。

民主转型的具体计划应事先有所准备,一旦独裁政权削弱或瓦解就予以实施。此类计划有助于防止其他集团通过政变夺取国家权力。还需要有建立有充分的政治和个人自由的民主宪政政府的计划。不应由于缺乏计划而失去付出巨大代价才赢得的变革。

面对日益掌握权力的民众和独立的民主团体和机构的成长──这些都是独裁政权所无法控制的──独裁者们会发现他们的整个事业正在分崩离析。社会中的大规模停工、总罢工、大批人待在家里不上班、反抗性的游行和其它活动会日益破坏独裁者自己的组织和有关机构。这类反抗和不合作只要明智地加以实施,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大量的群众参与,其结果就是独裁者们将会变得毫无权力,而民主的捍卫者们不须诉诸暴力就能取得胜利。独裁政权将会在反抗的民众面前土崩瓦解。

这种努力不是每次都能取得成功,更不会轻易取得成功,也很少会迅速取得成功。应当记住,有多少次胜利就有多少次失败。然而,政治反抗提供了取得胜利的真实可能。如前所述,通过制定明智的总战略并认真地进行战略规划,通过艰苦的工作和勇敢而有纪律的斗争,这种可能性会大大增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