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脸书到“街书”:埃及的非暴力革命

演示一

主持人:谢里夫·曼索尔是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中东和北非项目的高级主管,在埃及和中东其他地区的民主问题上有10年的工作经验,其中3年担任开罗发展基地项目主管,2005年,曾经领导非政府组织监督埃及大选。谢里夫·曼索尔曾经在美国伊斯兰与民主研究中心做访问学者,研究伊斯兰教环境下的女权、民主等问题。他还是国际古兰经中心华盛顿特区分部的创始人之一,该组织致力于在世界各地弘扬现代伊斯兰教。他还是阿拉伯世界民主人士网络和非暴力战略应用全球学术网络的成员。谢里夫·曼索尔发表过许多关于阿拉伯国家和埃及民主问题的著作、文章和报告,其中包括2003年和2004年阿拉伯国家、人民、社会民主化以及少数民族发展年度报告。由于谢里夫·曼索尔在埃及言论自由方面的贡献,2004年曾获得埃及人权组织阿尔-卡拉玛颁发的“自由新闻奖”。谢里夫·曼索尔本科毕业于埃及开罗艾资哈尔大学教育科技系,研究生毕业于美国塔夫茨大学国际关系学系。

谢里夫·曼索尔:谢谢主持人!非常高兴有机会来这里演讲。对于现在正在发生的埃及革命,我和你们一样兴奋,但我认为,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完成。开罗解放广场正在流传穆罕默德·穆巴拉克死亡的消息。我不知道他去了天堂还是地狱,但我知道他曾经统治埃及达30年之久。人们不禁会问,他是怎么死的?有人说他是被毒死的,也有人说他是被枪杀的。脸书上有许多人猜测他死于枪杀。我今天的演讲是关于埃及革命是如何从脸书开始的——当然这场革命并未止于脸书,它与民众、非暴力抗争和草根团体的合作息息相关。而这些合作都在线下发生,并不会在网络上呈现出来。

注:穆罕默德·穆巴拉克并没有在2011年死亡。埃及革命推翻了他的统治后,他于2012年6月2日被判处终身监禁但在2017年3月24日获释。2020年2月25日,穆巴拉克91岁时才去世。

演示二

以上投影片是一些埃及人民争取自由的重要斗争。许多人只关注过去两周发生的事情,但那只是整个抗争的冰山一角。在此之前,已经有许多非暴力行动都在朝着这个目标努力。首先是2003年的“卡法亚运动”,这是一个伞式结构的反对派联盟,它是最早提出让穆巴拉克下台并且反对将总统职位让其子继承的运动。我认为这是第一个政治力量发生转变的突破点。在卡法亚运动之前,埃及社会已有许多关于如何改革——是从政治方面,经济方面,还是宗教方面进行改革——的讨论。但到2003年,人们才终于达成共识——从推翻独裁者开始促进政治改变。

此后,一个名为“4月6日青年运动”的团体开始了网络行动。2008年4月6日,他们建立了脸书群组进行动员,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罢工。这是劳工团体与青年团体第一次合作,利用新媒体进行动员的全国性罢工。据埃及官方统计,全国有30%的人参与了罢工。这次罢工的主要目的是要求政府增加工资和降低物价。2010年,穆罕默德·巴拉迪发起了改革运动。穆罕默德·巴拉迪是埃及最受尊敬的公众人物之一。他领导的改革运动给埃及人——特别是给埃及年轻人带来了希望。人们开始思考如何推翻穆巴拉克,如何建设一个没有穆巴拉克的新埃及。巴拉迪改革运动在全国征集到了100万支持政治改革的签名。

另外一个突破点发生在2010年6月,呼吁自由和民主的政界精英与广大民众联合起来,共同反对警察暴力。当时,年轻的商人和活动家哈立德·赛义德因为宣称要将一个警察受贿的视频公布出去,在街头被警察殴打致死。这一事件使埃及民众意识到,他们面临的不再是一个反对派和政府之间的问题,而是一个关乎全体埃及人的大问题。瓦埃勒·古尼姆迅速创建了一个“我们都是哈立德·赛义德”的脸书群组,大约有80万人加入了这一脸书群组。从那以后,这个脸书群组就成为了许多动员行动的中心:他们呼吁街头抗议,动员青年快闪行动,组织、发动2011年1月25日的大规模示威游行。这次示威游行将之前一些零散的团体和运动的参与者联合了起来,人们互相帮助,互相支持——当然,这其中也免不了有摩擦,我们后面会提到——为埃及革命创造了必不可少的条件。

演示三

接下来我想谈一谈2011年1月25日——埃及革命开始的日子——之前一些鲜为人知的组织动员战术。我前面提到了许多组织的联合,我们现在已经知道4月6日青年运动和“我们都是哈立德·赛义德”脸书群组的组织者之间的紧密联系。但是,他们是如何建立联系的?

1月25日是“埃及警察日”,从2008年开始,许多人因为对警察执法带来的暴力感到愤怒,都会在这一天举行抗议行动,向警察传达这一信息:我们不为你们庆祝,我们抗议你们使用暴力。

2011年,4月6日青年运动和“我们都是哈立德·赛义德”脸书群组本来计划一次常规的小型抗议行动,但是受突尼斯“茉莉花革命”的启发,他们开始觉得这次可以做更多一些,他们希望和参加巴拉迪改革运动签名的100万签名人联合起来,举行一次全国性的大规模的街头抗议,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们进行了许多筹备工作:不仅仅是在脸书群组做宣传,还在街头墙壁上涂鸦,向民众散发传单。投影片右下图是其中一张传单。这些写满了祷告文的传单被散发到全国各地,包括大学校园。他们还通过短信和艺术方式进行宣传,这是吸引人们注意力的重要手段。左下图的卡通漫画是其中一幅艺术作品,描绘的是互联网绊倒了穆巴拉克,这是由“我们都是哈立德·赛义德”脸书群组发布的。

人们还创作了许多说唱音乐,吸引年轻人讨论改革议题。许多影视明星也加入到支持运动的行列中,他们录制视频短片,在电台广播号召人们参加抗议行动。有一位在埃及深受爱戴的女明星通过视频发出呼吁:“我会在1月25日走上街头。我知道会遭到警察的殴打,我希望每个埃及人都站出来保护我们的尊严。”这些信息让人们十分感动,它让越来越多的埃及人参与了动员抗议行动的传播。

1月25日之前,他们还发起了“一人一照片行动”,让民众拍一些支持行动的照片发给组织者和其他人,讲述自己为什么要参加这个行动。投影片左上图的两个男孩拍的照片显示,他们这所以要参加这个行动,因为他们认为政府正在制造分裂,他们相信埃及民众应该团结起来。右上图是一个手举1月25日行动传单的支持者在埃及的伊斯兰教圣地。

很多类似的照片向人们传达了参加1月25日抗议行动的决心:我会去参加抗议,你也应该加入进来,因为这个行动具有历史性意义。之后,许多团体呼吁人们从网络走上街头参加抗议行动。政府看到互联网的扩散能力,为了阻止信息更广泛的传播而关闭了互联网。但关闭网络正好促使许多本来计划在家通过网络支持抗议的民众走上了街头,因为他们发现留在家也没有事情可做。

1月25日的整个行动并没有一个统一的组织领导,我认为正是这种去中心化的组织方式有效防止了警察采取的镇压行动,这对抗议者是有利的。罢工也对这场行动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全国各地的工会向警察宣布:“我们会停止工作,我们会利用一切手段反对你们。”

演示四

开罗解放广场发生的一些十分重要的事情鼓舞了人们的士气。解放广场其实并不是计划中的抗议地点。当抗议的人数比预计要多得多时,人们自然而然地决定前往解放广场,并将那里作为抗议的中心地点。解放广场不仅仅是一个大广场,它还靠近政府各机构的办公地点。当人们占领广场后,有效地阻碍和瘫痪了政府的工作。这并不是事先计划好的,而是活动开始后人们才想到的。

当民众向广场聚集时,政府开始了镇压。但民众最终还是占领了广场。占领者建立了纠察队维持秩序,建立安检入口,防止支持政府的人渗透进来破坏运动。

人们也开始说服军队,要求军队站在正义一边。在投影片右上图中,人们躺在坦克轮子上,阻止它移动。左下图的坦克上写着标语:“这是我们的军队,不是穆巴拉克的军队。”中下图则是民众和军队联合起来的场景。

还有重要的一点是维护团结。政府试图挑拨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的矛盾,但是基督徒和穆斯林团体在一起,互相保护对方,就像右下图显示的那样。

演示五

当占领、抗议的时间超过预期时,人们需要正常化的生活。很多人开始做后勤,包括在解放广场附近建立医疗站和广播电台;每天都有人送来食物,还有人来给抗议者理发;很多艺术家组建了演唱队,在解放广场的安检入口处欢迎“革命者”,鼓励更多民众加入运动;甚至有人在解放广场举行婚礼。抗议者向政府传递了一个信息:我们一点儿也不害怕,我们要成为运动的一部分,以此来反对政府对运动的污蔑。、

演示六

国际社会的支持极大地鼓舞了抗争民众的士气。有些人觉得国际的支持还不够,但我觉得应该感谢这些国际支持。投影片右上图是由美国制造的催泪瓦斯。美国曾经支持穆巴拉克政权达30年之久,但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抗议行动开始不久,美国政府就表示了对抗议民众的支持。很多国际媒体也报道和支持民众的抗争。

国际媒体的支持对瓦解穆巴拉克政权也很重要。右下图是美国记者安德森·库珀他被袭击的事件在获得国际支持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这一事件让人们意识到,穆巴拉克的支持者都是暴徒,他们的所作所为让人们感到极为愤怒。国际媒体起到的作用非常关键,它让埃及民众的声音传出去,让全世界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尽管政府想尽办法封锁消息,但埃及人们还是不断的通过各种方式告诉外界,埃及发生了什么,民众正在争取变革。

世界各地的埃及人也在声援埃及革命,投影片左下图是美国白宫前的埃及人。他们给美国政府和媒体施加压力,呼吁他们关注埃及局势的发展。

演示七

很多要求穆巴拉克下台的标语都十分幽默。揭露政府散布的阴谋论是抗议者的重要战术之一。政府指责反对运动被外国势力操纵,抗议者被外国势力收买,这些谣言后来不攻自破,政府不得不改口否认之前说过的话。

投影片左图中的标语是“快下台!我想我的新婚妻子了”,中上图中的标语是“下台吧!我手都酸了”,中下图两个人在水下举着的标语是“氧气消耗完之前赶紧下台吧!”,右上图中的标语是“正反都是走” ,反过来读也是一样的意思,右下图中的标语是“要我们怎么说你才知道我们不需要你了?”这些标语仅仅是冰山一角,还有很多幽默的标语。

演示八

剩下的时间我想谈一谈运动的经验,很多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时机:在抗议行动发生前,组织者反复讨论的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时候开始行动:现在是我们全力投入战斗的时候吗?有人说应该再等等,有人说应该选一个埃及人都熟悉的纪念日采取行动,还有人说不,我们不要再等待了,现在就应该采取行动。2011年1月14日,突尼斯人民将总统本·阿里赶下了台,这是埃及革命的时机。在埃及,革命力量已经开始形成,只是人们还没有下定决心什么时候采取行动。突尼斯革命的成功激励了他们:“现在是我们应该采取行动的时候了,马上行动!”10天之后,埃及革命爆发了。

不能半途而废:这在运动的相持阶段很重要。1月25日抗议爆发时,有人第一次喊出了“穆巴拉克下台!”,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抗争后,穆巴拉克还没有下台。这时,组织者围绕运动是否还要继续下去进行了很多讨论:有人说应该与政府谈判,有人说应该与政府沟通,但是埃及民众不同意,他们认为那些在警察暴力镇压下牺牲的抗议者不能白白失去生命,人们必须继续斗争。我觉得这是个很重要的节点,人民重新站稳了立场,他们认识到,只有让穆巴拉克下台才能偿还这些血债。

即使立场相同的人也会有分歧。当镇压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有人会希望停止运动,就像警察在解放广场镇压抗议者之后,一些人认为,也许我们已经做得够多了,也许我们不应该得寸进尺——而这正是政府实施镇压的理由。但是,最终人们达成了共识:我们无法相信这个政府,我们无路可退。如果中途放弃,接下来将会眼睁睁地看着穆巴拉克实施报复行动——大批逮捕抗议者。愤怒的民众不想就此罢休,他们需要彻底的革命。

加大压力:如何、怎样、何时加大压力也是一个难题。在这场运动中,“我们什么时候采取下一步行动”一直是组织者讨论的问题:很多人认为占领解放广场不足以逼迫穆巴拉克下台,应该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但也有很多人认为还没有准备好采取进一步的行动。没有人知道军队是会放下武器支持抗议者,还是会拿起武器屠杀抗议者。

我觉得当时有两个因素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一是瓦埃勒·古尼姆获得自由极其鼓舞人心。二是穆巴拉克愚蠢的演讲令人民再也无法忍受。最终革命爆发了,抗议者占领了总统府,包围了埃及电视台和政府大厦。这是军队插手的关键时刻。我要在这里结束演讲,我期待听到你们的问题和评论。

——————————————————————————————————————

问答环节

 

问:您好!首先感谢您这么精彩的演讲!我的问题是,在实际革命发生之前,埃及人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答:过去几年里,发生了很多次青年运动团体组织的抗议行动。这些行动的组织水平与过去相比有显著提升。尤其是大学校园里的抗议行动,在应对政府和警察的暴力镇压方面获得了很多经验。在执政的国家民主党召开年会期间,青年运动团体组织了一次讨论会,就如何开展运动提出了许多建设性建议。还有一些人从线上动员走到线下征集行动签名,大概有2,000多名年轻的志愿者挨家挨户敲门,动员人们签名支持变革。在埃及革命发生前,年轻人基本上就是这样通过不同的方式参与斗争的。随着支持者的壮大,运动的组织工作也越来越严谨。

问:我有两个问题,这些运动团体在埃及革命开始前对行动者进行过什么样的培训?你对埃及的未来有什么样的预测?

答:革命开始之前是否有集中培训我不是很了解,但我认为他们可以从其他国家过去的运动经验中学习。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要进行草根动员的原因。在过去的5年里,有很多关于非暴力冲突的文章,提到塞尔维亚的培训师为埃及的运动领导者进行了如何开展非暴力运动的培训。但这些文章里面没有提到瓦埃勒·古尼姆的作用。瓦埃勒·古尼姆让分散在网络上的支持者团结在一起,他组织的行动充分展现了如何通过脸书群组动员民众参与抗议行动的潜力。有数据显示,有1,000多万人在他的脸书群组中互动。人们通过脸书群组参与并商议行动方案,用谷歌在线文档参与方案设计。还有很多诸如此类的创新方法把民众聚集起来。

你问到埃及的未来,这是一个大问题。我对未来军队所能起到的作用持乐观态度。现在反对派对运动的目标以及未来政府的愿景达成了共识,但仍然对过渡期的长短存在分歧。有一部分人支持快速过渡,让军方来不及反应。也有一部分人支持较长时间的过渡,以便形成新的党派,让人民对未来的国家领导人有更多的选择。所以,现在埃及人正在考虑应该实施6个月的过渡期还是12个月的过渡期。在我看来,两种方案都是可行的,但取决于军方的行动速度和动机,以及运动施加压力的程度。明天将会有更多的抗议示威促使军方解决以下问题:取消紧急状态、释放政治犯、建立过渡政府。

问:我的问题主要是关于女性。在示威活动中,我们看到女性普遍没有男性多,但我确实知道有很多不同年龄段的女性参与到抗议行动中。希望您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会有女性参与者比男性少的印象?另外一个问题是关于穆巴拉克夫人的罪责。我们看到突尼斯有很多对本·阿里夫人的批评,但在埃及没有类似的批评。我们知道埃及的第一夫人拥有雄厚的资产,她强硬地推举自己的儿子继任总统,而且反对设置副总统。您认为我们还会听到更多关于埃及第一夫人的罪责以及贪污方面的信息吗?或者埃及和突尼斯在这方面是不同的?

答:首先,我认为在埃及的抗议行动中确实应该展现更多女性的参与。媒体比较多地呈现与暴力、袭击相关的内容。女性较少出现在这类新闻中的原因是,她们大多数从事后勤保障、医疗服务等事务。但事实上,我也看到有很多女性主导着一些重要的行动,比如领导选举,与军方谈判。这些女性活动家确实应该更直接地被展示出来。

关于埃及第一夫人的罪责问题,埃及和突尼斯的情况基本上是一样的。我们在新闻上看到穆巴拉克的贪腐问题,以及他们家族财产面临冻结的问题。也有一些报告显示穆巴拉克家族内部的分歧,我不确定这些报告的真实性,但我能确信的是穆巴拉克家族的任何一名成员都不可能参与到埃及未来的进程中。那些曾经在穆巴拉克政府工作的人也会逐渐从政府中被清除。

问:现在埃及的主要工作是修宪和选举。新一轮选举将要开始。解放广场运动的领导者和支持者在没有组成政党的情况下如何保持政治变革的压力?他们接下来会不会组党?

答:埃及目前唯一的保证是民众持续对军方施加压力。现在军方的许诺都已兑现了,而且他们还在做更多的事情。但是,军方仍然保持着特权地位以及不透明的行事方式。现在有一些青年运动团体正在与军方谈判,希望通过谈判进一步对军方施加压力。同时,我们期待明天会有更多的人参与抗议行动。但仅有明天的抗议行动是远远不够的,一些组织者承诺,今后每个星期五都是“抗议日”。人们需要通过持续地行动告诉军方,我们一直都在监督着你们。

问:您认为埃及未来10年会怎么样?埃及革命对于整个阿拉伯地区会有何影响?

答:我对未来保持乐观。现在埃及发生的事和1950年代他们在外国占领下争取独立的情况很相像,不同的是,这次是在内部独裁统治下争取自由。现在我们看到突尼斯革命影响了利比亚、也门等地区,有迹象表明,这些地区也在朝着变革的方向前进。我认为,未来的改革会是深远的。人们会重建这个地区,专制政权终将倒台。美国也会重新考虑对这一地区的外交政策。我现在看到的是积极的、向着正确的道路前行的趋势。

谢谢各位参加今天的研讨会,也谢谢各位的提问!

 

(本演讲发表于2011年2月17日)
小妮  译

 

视频网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