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强迫失踪的非暴力行动

演示一

主讲人:阿勒多∙富勒兹博士是“自首”网站总编,拥有政治学学士和人文学博士学位。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他研究“9∙11”恐怖袭击事件导致的全球加强安全应对措施对和平与人权带来的影响。阿勒多∙富勒兹博士2012年回到墨西哥自治大学社会心理学系进行了2年的博士后研究,他的研究课题是墨西哥强迫失踪造成的危害。期间,他和L·博世合编了《夜幕降临,厄运相逢》一书,记录了墨西哥2000年以来被谋杀和被失踪的记者和媒体工作者的案例。阿勒多∙富勒兹博士一直活跃在学术界、新闻界和人权领域。

阿勒多∙富勒兹博士感谢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提供机会,让我来介绍反对强迫失踪的非暴力行动,本演讲谨献给在墨西哥、哥伦比亚和波斯尼亚等地遭遇如此厄运的活动家和他们的亲属。

演示二

我先介绍一点强迫失踪的历史背景:强迫失踪最早发生在二战时期德国占领区荷兰,德国元帅威廉·凯特尔为威慑抵抗运动成员,实施了一个消灭战俘和抵抗组织成员的“计划”。法国在印度支那战争和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中也实施过强迫失踪。法国《世界报》就曾调查、披露法国军队对战俘滥施酷刑及强迫失踪事件。还有一些案例来自美国,自1954年以来,尤其是1960年-1980年代,美国在墨西哥、智利、秘鲁、巴西、厄瓜多尔、阿根廷等拉美国家针对游击队员、共产主义者、学生运动领袖和工会领袖实施过系统性的强迫失踪。

演示三

什么是强迫失踪?当一个人的自由被剥夺,没有人知道这个人在何处,施暴者否认失踪或者对失踪的质疑不做回应,遭遇这样的情况就是强迫失踪。还有一点很重要,强迫失踪通常是由政府实施的,也有一些事件是由非政府组织实施的,但这些非政府组织往往受雇于政府或代表政府。

演示四

强迫失踪的目的通常是消灭反抗和制造恐怖。根据联合国强迫失踪问题委员会在拉美、亚洲等80多个国家的调查显示:强迫失踪的受害者大多数是男性,比如反对派政党成员或工会成员等,但针对妇女、儿童的强制失踪也时有发生。强迫失踪的受害者大多数死于酷刑或谋杀。在许多情况下,强迫失踪直接受害者的配偶、父母、亲属,甚至朋友也是受害者。

演示五

如前所述,强迫失踪事件不仅发生在拉丁美洲的巴西、阿根廷、智利、危地马拉;亚洲的尼泊尔、泰国、印度尼西亚;非洲的刚果等地。在欧洲和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也时有发生,比如在反恐战争期间。强迫失踪是政府时常使用的镇压抵抗的方法,在全世界各大洲的80多个国家均发生过此类事件。

接下来介绍几个国家发生强迫失踪事件后,亲属是如何采取非暴力行动的。

演示六

当亲人、朋友失踪后,亲属通常会到警察局、军事基地、医院和停尸房寻找他们的下落。如果是在民主国家,人们可以去警察局、检察院投诉;如果是在专制国家,人们就没办法从警察局、检察院获得帮助,因为强迫失踪是系统性的国家暴力。亲属还会去医院、停尸房,许多亲属会在这些地方相遇。这些相遇有时候是巧合,但这让他们有机会相识、相助,并在一起探讨如何联合起来采取集体行动。

还有一些幸存者或他们的亲属会寻求当地人权组织和非政府组织的帮助,或者成立互助组,团结起来,加强自身的力量。

演示七

亲属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是如何把伤害讲诉出来。就如一位阿根廷学者所说的那样:强迫失踪造成的伤害大到难以言表。如何向亲朋好友通报成为内心不可承受之重。让其他人相信这些控诉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当亲属决定控诉这些罪行的时候,他们发现彼此的遭遇有相似的特点。收集所有的证言、证词,告诉公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家人遭遇了什么境遇,这一点非常重要。于是亲属们迈出了集体行动的第一点:建立联盟,加强自身的力量。很多人认为,失踪者的亲属在一起是因为同病相怜,是为了互相抚慰彼此的痛苦,这是一个误解。我和墨西哥很多失踪者亲属接触,他们说,建立联盟是因为他们要团结起来,共同对付国家暴力。由于受害者面临相同的施暴者或相同的国家机器,一旦他们开始讲出事实真相,与其他受害者产生共鸣,他们就会认识到团结起来采取集体行动会更有力量。

演示八

接下来就是在公共场所去向公众揭露强迫失踪的国家暴力,从而动员民众加入到集体行动中来。比利时政治学家尚塔尔·墨菲指出,民主国家的公共场所是各派争夺言论的战场。但公共场所也是人们发表观点并进行讨论的地方。这里会发生很多冲突,但也容易把事实和观点传播出去。因此,失踪者的亲属必须走出去,到公共场所集会,揭露犯罪事实——虽然在战争时期或专制统治国家,去公共场所揭露这样的犯罪存在很大的风险——即使在民主国家,人们也需要到公共场所去呐喊,比如在联合国“强迫失踪受害者国际日”走上街头集会,至少要承受包括交通混乱等环境的影响,对此必须做好准备。

演示九

五月广场母亲”的集会是到公众场所揭露罪行的一个典型案例。第一年只有14位母亲参加,到第二年就有数百名母亲参加了。当时阿根廷的法律禁止10人以上在公共场所集会。所以母亲们就用“散步”的方式绕着纪念碑慢慢地走。墨西哥也发生过类似有创意的集会,一些失踪者的母亲把自己孩子的照片摆在街头,以唤起民众的关注。

演示十

静坐抗议是一种简单的抗议方法,目的是争取民众的同情和支持。静坐抗议往往发生在教堂外、政府办公楼前或重要的城市广场中央。一开始可能人数不多,但慢慢地会吸引更多的同情者。如果参与静坐的主要是妇女、儿童和老年人,政府可能不会立即镇压。但随着静坐的人数增加,可能就会发生镇压,一般来说,静坐抗议的人数会影响镇压的程度。

演示十一

克什米尔“失踪者父母联合会”每月10号都会到城市中心广场静坐抗议,要求印度政府寻找他们失踪的孩子,呼吁英国政府向印度施压。他们的行动取得了成功,印度政府承认有8,000多失踪者曾被安保部队羁押,并承诺今后不会再发生此类事件。

还有其它抗议方法可能要付出更高昂的代价。

演示十二

绝食是一种极端绝望的抗议方法,但也更容易引起民众对强迫失踪事件的普遍关注。政府往往担心绝食抗议会吸引国际媒体的关注,也担心暴露他们的暴行以及对强迫失踪受害者的诉求不作为。如同我在投影片里展示的,绝食抗议的代价很高,绝食抗议得很绝望,只能用这种伤害身体的方式逼迫政府必须给他们答复。

演示十三

1970年代末,墨西哥肮脏战争中被强迫失踪者的母亲们曾发起过著名的绝食抗议。1968年-1982年,绝食抗议配合游行、示威、静坐等非暴力行动,最终迫使政府释放了1,500多名政治犯,撤销了2,000个逮捕令。政府承诺,此类因政治原因而导致强迫失踪的事件今后不再如此大规模地发生。

演示十四

符号在亲属的非暴力行动中十分重要。很多时候,受害者失踪了,亲属得不到任何信息,这给亲属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他们即绝望又期待:自己的亲人会不会突然回来?在找到失踪者的遗骸前,亲属不会举行哀悼仪式。他们会用一些物品作为符号来表达自己的感受。比如墨西哥尤利卡委员会的成员用黑衣表达痛苦,他们举行抗议行动时会穿上黑色衣服。有些母亲用尿布表达对孩子的思念。还有人用鞋子表达对失踪妇女的关注。

演示十五

我很喜欢1983年阿根廷的剪影游行抗议,它是抗议极权政府游行示威行动的一部分。艺术家们共同合作,制作了许多真人大小的黑白剪影,在上面写下每位失踪者的名字,然后游行者举着这些剪影游行,很快引起了民众的关注。这个方式简单却很有效,后来也在哥伦比亚和墨西哥等国家广泛使用,成为失踪者的典型符号之一。

演示十六

每当我谈起或想起这些被强迫失踪者,印入我脑海的画面就是亲属们举着他们的相片。当亲属举着失踪者的照片时,无论是在尼泊尔还是在哥伦比亚,都会吸引民众的普遍关注,让人们了解国家对他们实施的暴行:这些失踪者像我们一样曾经在这里生活,不应该就这样消失。法国社会学家罗兰∙巴特指出:“相机拍摄的对象曾经真实存在,否则就不会留下这些影像。

演示十七

“哥伦比亚被失踪和被羁押亲属联合会”将失踪者的照片制作成硬板海报,取名为“记忆画廊”。每当失踪者周年纪念日等重要的日子,他们就会把这个“记忆画廊”陈列在公共场所向公众展示。

演示十八

监狱、警察局、军营,甚至民居,这些地方都可能成为强迫失踪事件的发生地。亲人失踪后,亲属也经常会在坟地找到亲人的尸骨,而且可能在同样的地方找到更多失踪者的尸骨。有些人相信警察局是维持社会秩序的地方,坟地是纪念逝去亲人的地方,但失踪者的亲属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警察局是实施酷刑和杀戮的现场,坟地是见证国家暴力的地方。

演示十九

有些时候,这些事件发生地可以改建成人权博物馆和纪念园。一些暴行被揭露,被追责,然后国家通过人权博物馆和纪念园的形式达成和解。在阿根廷,实施羁押和酷刑的海军士官机械学院监狱被改建为人权博物馆,失踪者亲属找到50,000多具遗骸的地方被改建成纪念园。在这些地方种上树木,展示失踪者的故事,让人们反思,创造一种替代国家暴力罪恶的新叙事,这是阿根廷人权运动的重大成就。

演示二十

这些反对强迫失踪的非暴力行动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他们促使联合国把强迫失踪认定为一种犯罪,并成立了相关国际法庭审判罪犯。也因为抗争者的努力让国际社会看到强迫失踪的国家暴力,联合国成立了若干机构关注强迫失踪事件,比如成立国际犯罪事实调查团,建立强迫失踪数据库和历史文档。秘鲁、危地马拉、墨西哥、波斯尼亚等地强迫失踪者的亲属成立了互助团体,募集互助基金。当地和国际组织积极揭露强迫失踪事件,比如墨西哥伊瓜拉学生失踪事件发生后很快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还有一些法医团队和基金会对强迫失踪事件进行独立调查。

演示二十一

最后,尽管世界各地发生强迫失踪事件的具体背景、情况各不相同,但失踪者的亲属要相互帮助、相互支持,交流彼此抗争的经验。要知道,民主国家也曾发生此类事件,比如2006年-2012年,墨西哥在打击犯罪的战争中有27,000人失踪,这些失踪者亲属联合起来揭露真相,向政府问责。同时,还应该动员更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关注强迫失踪事件,帮助受害者亲属收集证言、证词,揭露事件真相,让国际社会了解这些事件,寻找新战术应对强迫失踪问题,追究国家机构的责任,迫使其为受害者伸冤。

我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

无问答环节

 

(本演讲发表于2015年10月23日)
詹姆斯∙程 译

 

视频网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