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的非暴力抗争指南 第五章

第五章 非暴力行动中的转变机制

政治权力依赖于人民。虽然多数非选举产生(以及一部分选举产生)的统治者希望人们认为他们是无所不能的,但他们实施统治,也要依赖于权力的六种来源(详见第二章)、权力的支柱(详见第三章)、人民的服从(详见第四课)。

那么,什么是非暴力抗争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机制?吉恩•夏普博士提出了一个理论模型。他认为存在四种影响非暴力运动与其对手之间力量对比的转变机制:说服、和解、强迫、瓦解。激活这些转变机制的方法就是非暴力行动的方法(详见第六课)。

学习成绩目标1:识别和区分非暴力行动中的转变机制:说服、和解、强迫和瓦解

吉恩•夏普博士的方法对非暴力策略家们十分有用。理解了这四种转变机制,就能更好地选择和评估非暴力运动中采取的行动。

1.说服:可能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对手被说服接受非暴力运动所提出的建议或要求。实质就是非暴力运动诉求的合法性得以提高,对手也同意进行变革。说服机制可能会改变对手的公众形象,例如,对手可能因为接受了非暴力运动所提倡的变革而得到好评。

2. 和解:当对手进行成本收益分析,发现妥协的方案比面临持续的抵抗更有利时,和解有可能发生。对手既没有改变立场,也没有受到非暴力性强迫,但是由于感受到了非暴力运动的压力,因此选择了和解。对手的选择通常是对如下事实做出反应:非暴力运动的力量在壮大,而且在很多有限但重要的问题上有了一系列的胜利记录。如果和解有助于改善其公众形象,而且没被要求在关系统治存亡的重大问题上做出让步,那么对手更有可能选择和解。

有时对手也会与非暴力运动“坚持不懈的烦人要求”和解。

例如,在外国外交官访问期间释放政治犯,就是非民主政权最古老的公关策略之一。然而对非暴力运动来说,和解也可能是具体的非暴力行动的重要阶段性胜利。

要求举行自由公正的选举往往可以开启和解进程。说服与和解的累积效果是:

• 通过阶段性的胜利,非暴力运动得以壮大;
• 民众体验到抗争带来的成功,因此更有可能参加未来的非暴力行动,包括那些伴随更大的承诺、牺牲、风险的行动。
• 民众积极学习使用非暴力行动的技巧,这能促进非暴力运动追求更高的目标。

3. 强迫:当对手被迫违背自己的意愿去满足非暴力运动的要求时,强迫就发生了。由于民众大范围的反抗和不合作,对手对局势失去了有效的控制。这意味着非暴力运动所采取的行动明显削弱了对手的实际权力。但是,对手的部分或全部官员仍然在职,体制尚未瓦解。

我们必须知道,如果过早地进行非暴力强迫,很有可能招致失败,还会影响非暴力运动的信用。在很多历史案例中,非暴力运动企图通过全国性的群众动员来强迫对手做出改变,但并未取得成功。原因在于他们事先没有建立起足够的力量、培养出足够的组织能力,没有为强迫之后的下一步行动进行战略准备,甚至也没有考虑对手会采取的反制措施。

此外,一旦非暴力运动采取了强迫,就很难再有退路。如果强迫没有成功,对手会因为感到非暴力运动对自己构成了威胁而采取严厉的镇压措施。因此,在强迫前进行计划和准备是非常重要的!

4. 瓦解:在瓦解阶段,对手不仅受到强迫,而且由于持续、广泛的民众不合作行动和非暴力瓦解行动,使其统治制度土崩瓦解。大规模的不合作行动夺走了对手的权力来源,以至于让对手的控制系统分崩离析。非暴力运动一定要知道在这一过程中保持运动势头的重要性。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运动失去势头都会让对手找到重组和重获权力的机会(比如说,如果你的对手是独裁政权,那它有可能通过发动政变来重获权力)。

瓦解一旦发生就很难控制,因为无法预测对手突然崩溃时各个权力支柱会有哪些作为。这就是为什么对很多非暴力运动来说,非暴力强迫是一个更为合适的选择,因为强迫带来的转型可能比瓦解更稳定有序。对手过去的权力支柱的支持者也更容易接受强迫带来的转型,因为这样他们能知道自己在新制度中的位置。

无论对手是被强迫还是其整个制度瓦解,非暴力运动都必须做好向斗争之后的阶段转移的计划。对手崩溃之后肯定要有新的政权取而代之,否则对手就会卷土重来。这说明了在非暴力运动取得胜利之前,提前计划获胜后运动如何处理权力移交问题的重要性。那将是全力以赴为未来愿景而努力的时刻——只有提前进行精心准备它才会实现。

学习成绩目标2:有策略地使用不同的转变机制。

运动中的各场战役可能要靠不同的转变机制来取得成功。运动初期建立力量时,可能要依靠说服或和解之类的机制;运动后期你只能使用强迫和瓦解。

转变机制
1988年,智利的非暴力运动实施了有效的策略:与军政府和解,强迫奥古斯托•皮诺切特承认人民的意志。

此外,针对不同群体你可能想使用不同的转变机制(例如,对那些比较有可能赞同你的群体或个人使用说服或和解机制,而对那些不太可能赞同你的群体或个人实施强迫或瓦解其力量的机制)。

甚至在同一群体内部,也可以激活不同的机制。例如,假设非暴力运动正在与政府进行斗争,要针对作为权力支柱的军队采取行动,以下做法或许更为易行:

• 说服街上的士兵和下级军官。他们从现体制得到的利益比高级军官更少,因此他们往往更容易接受非暴力运动的信息和策略;

• 与中级军军官和解;

• 强迫那些对政权忠心的核心人员。他们从现体制得到的利益更多,因此,他们公开支持非暴力运动的代价更高。

然而这只是一个例子。不同的斗争有不同的情况。例如,或许能够找到一些同情非暴力运动的将军或其他接近你的对手的人,他们或许会乐意暗中帮助你。非暴力抗争的历史上这种事也曾经发生过。

非暴力行动的某些策略和方法更适合触发某些特定的转变机制。你将会在下一章(第六章)学到更多关于非暴力行动的方法,以及如何选择具体的方法。

小结:

非暴力抗争涉及力量对比的改变。吉恩•夏普博士提出了一个理论模型来解释这一过程。他认为存在四种转变机制:说服,和解,强迫、瓦解。激活这些转变机制的方法是非暴力行动。

针对不同群体,某些机制可能比另一些机制更管用。某些机制比另一些机制的风险也更大。因此,你可能需要在斗争的不同阶段、针对不同的群体使用不同的转变机制。使用哪种机制,何时使用,对哪些群体使用,都是非暴力运动必须做出的战略决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