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的非暴力抗争指南 第六章

第六章 非暴力行动的方法

非暴力行动采用的方法可分为三大类:抗议与说服、不合作、干涉。吉恩·夏普博士列举了将近200种非暴力行动方法(完整列表见附录1),而且几乎每一次新的非暴力抗争中都会产生许多新的方法。

 

学习成绩目标1: 识别和分析非暴力抗争历史上采用过的各种方法分别属于哪一类。

非暴力运动的战略家们确定了运动的战略和战术目标之后,就必须开始寻找有效的非暴力方法(也叫非暴力行动),以便:

· 扩大运动支持者的队伍,提高其参与度;
· 培养民众的抵抗能力(可以依靠非暴力纪律和非暴力行动的经验);
· 使人民撤回与对手的合作;
· 通过破坏对手支持者的忠诚来削弱对手的权力支柱;
· 激活转变力量对比的机制;
· 不断提升非暴力运动的压力和强度;

1. 抗议与说服:包括请愿、发传单、纠察、佩带标志物、唱歌、抗议、退席,大家一起开灯、关灯等行动。这一类行动主要是象征性的。单靠象征性的行动很难改变世界,无论其规模有多大(虽然其影响力可能会不断提高,但如果是在一个禁止有组织的政治异议和集会的国家,其风险也会提高)。抗议和说服行动的主要目的是传达信息:有什么地方出错了,而且人们准备为此采取行动。这些行动也能通过传播非暴力运动的信息来帮助促进说服某些群体的转变机制。抗议与说服行动也可以为今后实施更有针对性的、破坏性的、潜在的、风险也更高的行动创造有利的环境。
2. 不合作:包括社会、经济和政治方面的不合作,如社会排斥、罢工、怠工、挤兑银行、留在家中,以及不同群体(如消费者、工人、商人、管理人员)的抵制行动。不合作意味着人们停止服从统治者,拒绝给予并收回他们对统治者的权力和控制系统的支持。社会、经济和政治不合作的方法多种多样。有些方法需要有很多人参加才能发挥作用。幸运地是,有些方法(比如消费者抵制或怠工)让大部分社会群体(年轻人和老人,男人和女人等)都能通过简单、低风险的行动参与非暴力抗争。在有大量公众参与的情况下,不合作的方法可以成为最强大的非暴力行动方法。
身体干涉

设置路障是常用的非暴力干涉方法。

3. 干涉:包括静坐、堵路、使设备超负荷、建立平行(替代性)机构、占领建筑、公民不服从行动及自请入狱。这些方法直接破坏了政府的运转能力,但这些方法的风险往往很高。一旦失败将会损害非暴力运动的权威,对手也可以会进行严厉的镇压。然而,非暴力干涉的方法有时只需要较少的参与者就能产生巨大的影响。由于存在风险,执行非暴力干涉的人们通常都是训练有素、坚定不移、愿意做出更大牺牲的成员。
你可以从以上三大类中选择不同的非暴力行动,这取决于运动的目的、抵抗者的能力、经验水平以及对手镇压或暴力报复的可能性。不同种类的非暴力行动可以在同一国家或地区的不同地方同时进行,也可以一个接一个地连续进行,以便持续施加压力。
 
学习成绩目标2: 选择和规划非暴力行动方法时要考虑的因素。

方法选择

运动应该选择哪些非暴力行动(方法)?何时选择?这是非暴力活动家们最常见的问题之一。虽然没有能够确保成功的模式,但以下四个步骤可以帮助你选择和实施不同的非暴力方法:
 1.做功课: 在从事非暴力斗争之前做好基本的功课。尽可能多地了解与形势有关的信息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已经做好战略预估(见高级课程A1《规划方法:为获得更多信息而进行战略预估》),要用它作为参考,因为它是一个无价的资源。如果尚未进行战略预估,则必须认真考虑做一个。战略家如果没有考虑到所有因素,可能会选择不恰当的方法,从而导致运动失败。举例来说,许多非暴力运动之所以失败,仅仅是因为很简单的因素,比如没有考虑到天气情况。需要考虑的其他因素列表参见上面提到的战略预估部分。

2.选择参与者:谁会实施你想要进行的非暴力行动方法?哪些群体有开展行动所需要的人数,并且接受过培训?哪些群体最适合向行动的目标传达运动信息(目标选择见第三步)?这一方法需要领导者或者协调者吗?如果需要,由谁来担任?选择由谁来协调和实施非暴力行动的方法时,同样重要的是要考虑到行动可能会带来多大的风险和牺牲,哪些群体能够承担这些风险(年轻人通常最愿意承担风险),承受可能的牺牲(例如遭到镇压,失去工作等)。

精心准备和选择目标
在某些国家,互联网和短信(SMS)是影响年轻人的有效手段。
在有些运动中,让参加运动的不同群体轮流协调和开展行动非常有效,因为这样任何一个群体都不会承担过多的风险。同样重要的是,一个群体是否能够维持非暴力运动的纪律,是否受过培训或者有过非暴力行动经验,如果是的话,这个群体就能更可靠、更有效地实施非暴力运动所选择的行动方法。
3. 选择目标:非暴力运动的方法不能随便选择。每个小的行动都要有明确的目标——无论是抗议和说服行动,还是高风险的不合作、干涉行动都是如此。必须明确做出选择的战略原因。
举例来说,如果你想对付一个你的运动所反对的商业公司,因为它生产了某些产品,或者因为它的某些行为(如劳工和环境措施),或者因为它给你的对手提供帮助,有很多可以选择的目标:
 · 公司的原材料供货商(矿业、木业、化学工厂等);
· 公司的劳动力;
· 公司的职员;
· 提供公司资金的人和组织;
· 为公司运输货物的人;
· 管理——或不管理——公司的政府;
· 购买公司产品的消费者;

 

1773年,为了抗议大英帝国的茶叶税,商人们将茶叶倒入波士顿港。
你的目标选择取决于你对对手的评估:哪些潜在目标最容易接近、最容易接受非暴力运动的信息并对此做出强烈反应;根据非暴力运动目前的能力,哪些潜在的目标最适合(例如号召消费者抵制要比给政府施加压力要求管制该公司更容易,让运输工会或采矿工会举行罢工要比从公司职员入手更容易)。
4. 建立成功纪录:成功纪录建立在每一次微小的胜利之上。重要的是要知道如何为非暴力运动制定切实可行的目标,还要知道应在何时宣布胜利。
例如:1989年中国北京的天安门广场上,学生领袖们追求许多政治改革的大目标。但是,这次学生运动缺乏团结,也没有很好地组织,仅仅是聚集在多个城市进行群体抗议(注意,人们聚集在一个有限的地方,通常会让军队更容易镇压)。此外,学生追求的目标也由于运动中的不同派系掌权并提出新目标而改动多次。目标多次更改使温和派很难说服政府与学生对话。最终,政府选择了镇压,造成成千上万人伤亡,民主运动失败,中国也丧失了实施某些可行的政治改革的机会
不幸的是这并不是孤立事件。许多勇敢而充满激情的人们组织的非暴力运动也失败于没能在实现伟大目标之前发展起足够的内部能力、团结和组织。
津巴布韦妇女组织站起来(WOZA)利用集会来发展其能力。
 
发展能力的最佳方案之一是为有限的小胜利建立一个成功档案。运动只要选择在其能力范围内的行动。挑选有明确胜负的具体目标,就能实现这些小胜利。
举例来说,在进行大规模行动之前先明确短期目标,而且只选择你能赢的目标和对手。如果只有二十个人参加示威,千万不要尝试组织千人游行。因为行动不会成功,而且人们会认为这是一个失败的行动。相反,组织有可行目标的行动,你就能声称自己取得了明显的进步和胜利,普通民众和运动的参与者也会认为自己的行动会带来改变。这还能吸引更多新成员加入进来(这能扩大你的人力资源和加强团结),这不仅能使运动的参与者和普通民众建立信心,克服恐惧,不能获得关于如何规划和实施非暴力行动的宝贵经验。
塞尔维亚学生抵抗组织OPTOR!(“抵抗”之意)组织了一次从诺维萨德到首都贝尔格莱德将近100公里路程的游行。开始时只有不到一千人参加,但一路上游行规模发展迅猛。

 

有时小成就可以变成大胜利。举例来说,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反对种族隔离的民权运动遍及全美。但是在1955年至1956年,各主要团体只把精力集中于一个城市——阿拉巴马州的蒙哥马利市——的公共汽车合并问题。他们的主要方法是抵制,后来建立了平行机构,以便为全市的抵制者提供交通运输。确定明确的目标,集中精力在能够取胜的问题上,蒙哥马利市的公共汽车合并时他们宣布胜利。这个小成就给运动参与者带来新的信心,对日后开展大规模民权运动意义重大。
实现有限目标能够带来最终胜利的另一个原因,是它能制造更多政治空间,使非暴力运动进一步成长,并在将来采取更大的行动。总之,突如其来的胜利几乎从来不会发生,也不应该假设它可能发生。找出你能获得的胜利,部分任务在于找到你运动的优势及你对手的弱点(有关信息见第十二课《运动管理:困境行动》)。
在抵制蒙哥马利市公车汽车的运动中,美国民权运动集中力量对付对手的弱点。对手的弱点是:1)为了经济利益,公共汽车系统要依赖非洲裔美国人乘坐,2)种族歧视法明显对非洲裔美国人不公正,使对手很难为自己辩解,而民权运动则强调这一事实。因此,一条通用的战略原则是,你要集中优势来对付对手的弱点。这会使非暴力行动的影响最大化。
选择非暴力行动方法时还要考虑哪些因素
决定使用哪些非暴力行动方法时,要评估你正在考虑的方法与整个运动的目标有哪些联系。例如,如果运动的主要诉求是经济方面的,那么经济方法往往很有效;如果运动的主要目标是政治上的,政治方法往往会很有效。
最后要考虑哪些方法更适合特定的转变机制。举例来说,如果你的目的是说服对方,你可能会想要运用抗议和说服的方法,比如友好往来、公开演讲、守夜、发传单、请愿。但是如果你的目的是强迫对方,那么你可能会要集中精力运用不合作和干涉的方法。
应当注意的是,上述指导方针并不是“规则,其中许多都存在例外,非暴力行动的方法选择取决于决策者对自身情况的评估。但是上述关于如何选择非暴力行动方法的战略指南给战略规划者们提供了一个框架,来决定以下问题:a)使用哪些方法;b)使用这些方法的时间和地点;c)目标是谁;d)谁来实施这些方法。

练习:

交叉访谈,分析不同的斗争所采用的非暴力行动方法。

4-6人一组,每组指定一个人当报告人(负责记录讨论结果,然后向大家报告)。每组选择一场他们熟悉的非暴力抗争,然后列出所用到的非暴力方法。从规模很小的低风险行动到大规模公开行动——例如从匿名涂鸦到总罢工。参与者应就列表上的每种方法回答如下问题:

· 这个行动的目标是什么?
· 为什么选择这个行动?
· 这个行动取得了什么成果?
· 谁做出了这项选择——是运动的领导者,还是一组活动分子,或是其他某些群体?
· 评分范围1-5,你觉得这次行动在实现运动目标方面取得了多大的成功?

 

小结:

非暴力行动方法可以分为三大类;抗议与说服、不合作、干涉。
吉恩•夏普博士列举了将近200种非暴力行动方法(见附录1),而且几乎每场新的非暴力抗争中都会产生新方法。战略家们确定和选择非暴力行动时必须:1)做好功课和背景研究;2)选择行动的参加者;3)选择行动目标;4)选择具体、可实现的目标来建立成功档案。非暴力运动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战略战术上的失败,要么是在这四个阶段出现了错误或疏忽,要么是完全忽视了其中某个阶段。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非暴力运动只能发起经战略家评估认为可以取胜的运动。在通往最终胜利的道路上充满着大大小小的阶段性胜利。应该公开宣布这些小的成功,以便建立成功档案,并且通过更广泛的公民参与来培养运动的能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