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的非暴力抗争指南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危害非暴力抗争的因素和文化

本章我们将学习和讨论某些有可能危害非暴力运动的因素和风险。了解这些有害因素十分重要,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预防它们出现在非暴力运动中,一旦出现也可以及时发现和处理。如果有害因素出现之后能够得到及时处理,就不会对运动造成太大的影响,但如果忽视了这些因素,它们就会快速发展,甚至搞垮一个有威望的组织。

学习成绩目标1:非暴力斗争中常见的危害因素及风险

1.暴力

暴力是影响非暴力搞争运动成功的最严重的危害因素。非暴力行动中一个参与者的一个暴力动作(有时是暴力威胁),就可以给统治者提供镇压运动以及谴责运动企图通过非法手段改变现状、甚至从事暴力政变的公开借口。这可能毁掉一场非暴力运动长达数月的在公众中建立起来的信任。

暴力行为还会使你失去普通公众和那些能够帮助你的运动增加道德权威的个人和组织的支持。许多人都不想参与暴力变革,一旦他们认定你的行动是要这样做就会选择离开。此外,如果你的运动被认为是恐怖组织,境外或国际组织替你呼吁的努力就不会成功。最后,暴力往往会让你对手的支持者更靠近对手,更愿意服从对手的命令,而非暴力运动的目标是把对手的支持者拉过来,让他们不愿意服从对手的命令。

要防止潜在的暴力群体(如某些球迷)危害非暴力运动——虽然他们也可能会加入非暴力运动。

非暴力运动不仅不能对人使用暴力,也不应该对财产使用暴力,否则会造成以下后果:

•给对手镇压非暴力运动或进行法律诉讼提供借口;

•容易升级成暴力活动(尤其是在破坏现场被抓到时)或造成无意的伤害;

•会让不愿跟财产破坏有关的广大公众和潜在的支持者疏远你的运动;

•把你的运动与破坏财物而不是你所要传达的未来愿景联系起来。

结论:

非暴力抗争绝对不能与暴力混在一起!不要允许你的运动的参加者卷入任何反政府的暴力行动。甚至避免考虑使用其它暴力的替代方法,也不要引用任何有关暴力行为的内容。这不是对使用暴力进行道德判断,这是常识。

给财产造成损失会伤害非暴力运动

2.外国人

许多非暴力运动都尽量争取外援,以削减国际社会对对手的支持或同情。但是外国人不应参与到国内的政治斗争中,也不应在非暴力运动中担任战略性或领导性的角色。因为过多的外国人参与,会使你的运动被对手扣上敌对势力的帽子。因此,不要将外国人列入非暴力运动的组织结构中。

3. 违背战略规划的行动

在战略性非暴力抗争中,不能帮助运动达到目标的行动都应该避免。计划不周或准备不充分的行动只会浪费宝贵的资源,并给支持者制造混乱。运动中总会有一些支持者想充当“自由人”,“做些什么”来支持运动。如果这些事情与运动的整体战略规划不一致,有可能会对运动产生负面影响。例如,如果你的运动主要是通过低风险的行动来反对地方政府的腐败,那么一部分运动参与者围绕全国自由选举问题自行组织高风险的抗议,可能对运动没有好处。运动必须集中优势力量取得成功,与战略规划不一致的行动会增加运动的难度。

军队中的一句格言反映了这一论点:“战场上没有自由精神。”每个单位和个人的使命都必须支持运动的整体使命。运动支持者的想法、创造力和主动性都应该得到鼓励,但需要被引导到与运动的总战略和战役战略一致的方向上。如果你的运动有明确的目标和良好的协调程序,对手将很难破坏你的运动。

4 排斥政策

排斥或被认为是排斥可能给运动造成伤害的团体或个人的政策或声明。排斥可能会导致敌意或冷漠。应该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你的运动中是有位置的。正如第一章中讲到的,你的运动的未来愿景和整体目标需要吸引尽可能多的支持者。

 

案例研究:

在印度独立运动中,有些人试图排斥那些有可通用使用暴力的群体(如军人)以保持运动“纯粹”。甘地不这样认为。他判断军人愿意,而且有能力从事有效的公民不服从。历史证明他是对的,他从士兵和警察队伍中发展了很多支持者!

1930年,甘地的运动的成员与警察接触。

5.过度保密

战略性非暴力抗争只有少量信息需要保密。事实上,公开声明运动的目标是力量的象征,能够提高普通公众对非暴力运动的参与和支持,还能表明运动是无所畏惧的。然而有些非暴力运动出于实际考虑(如保护领导者不被镇压),有一些内容需要保密。物质资源和部分战略判断(详见高级课程A1)可能也需要保密,这要视具体情况而定。不过,过度保密可能造成领导层和参与者之间的不信任,还会排斥可能的支持者。因此非暴力运动需要认真考虑哪些信息的确需要保密及保密的后果。还有,如果非暴力运动是从地下运动起家的,就需要考虑和计划斗争后期怎样才能变成公开的运动。

案例:

成百上千名塞尔维亚活动分子被捕后都被警察问了同样的问题:“运动经费是哪来的?领导人是谁?”“抵抗!”运动印刷了10万份答案并公开发放!

2000年,塞尔维亚年轻的“抵抗!”运动活动家在派发传单。

6. 组织架构的限制

建立组织的目的是帮助非暴力运动应用其行动原则:团结、规划、纪律。你的组织架构应该能够清晰、明确地为非暴力运动提供指导。任何限制指导运动或应用三大原则能力的组织架构都会降低运动的成效。

民主的决策架构可能会使非暴力运动中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的意见被听取了,同时最终决定也经过了多方面的考虑。但这也可能导致决策缓慢、缺乏灵活性和派系斗争。还会使非暴力运动易于被渗透和走漏消息。

反之,高度集权的决策架构虽然灵活有序,但可能会让一位领导者拥有太大的权力,做出的决定可能不受支持者欢迎,领导都也随时可能被捕。在这种情况下,领导者也容易犯错误,因为他没有足够多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建立运动的组织架构时需要充分考虑这些问题。

学习成绩目标2:确定并采用符合实际的安全原则

安全不只是一系列需要遵守的规定和程序,也涉及安全意识。安全意识应该成为组织文化的组成部分。以下三条“安全原则”会大大降低对手的反情报工作的效果。

1. 永远不要认为对手的情报人员没有渗透到你的运动中来

遵守“需要才能知道”原则。如果某些人不需要知道其他成员的姓名、某些行动的时间地点或者运动的某些方面,就不要给他们相关信息。如果你计划下周开会,在通知其他人之前要先衡量他们是否需要知道这件事。如果他们需要知道——有必要现在就让他们知道么?还是在会议开始前几小时再通知他们?这些规定也适用于领导者。例如,如果某位领导者不是必须知道银行的信息或运动物资的存放地点,就应该接受自己不被告知。这与信任无关,而是事关信息安全。

制定邮件、电话和传真通讯的管理程序。了解较为安全的通讯方式,如加密电子邮件或使用skype(www.skype.com)进行语音通讯。及时更新杀毒软件和重要文件的密码。制定管理办公室废物的流程(例如所有敏感文件都应由碎纸机粉碎)。如需讨论重要问题,建议在开放的环境中开会,这样不容易被录音。如果需要应发展通讯员网络。

保持沉默,隔墙有耳!

2. 改变日常活动规律或非常之举动会招致注意

安全部门会对非暴力运动中的个人及组织的日常行为模式进行分析。如果一个组织或个人的行为出现异常(打破模式),就会受到特别监视。例如,你的对手知道大多数人不支持自己,假装支持它就会招致监视并暴露运动的成员。在积极参加非暴力运动之前应该努力扩大朋友圈和社会联系,因为一个人如果只与其他非暴力抗争活动分子联络和交往,会显得非常可疑。如果你假定自己的电话和邮件都被监视,你应该逐渐接受这一事实而不过度担忧。

3. 向活动分子传授“安全文化”

当一场非暴力运动的影响越来越大时,对手骚扰和情报渗透活动都会增加。你必须在运动内部建立安全的沟通渠道。不仅要告诉运动参与者对手的渗透能力,还要团结一致。最好的保护是教会参与者们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更重要的是怎样说。

说谎、造谣、直接吹牛(例如告诉别人你做过什么或打算做什么)或间接吹牛(例如暗示别人你做过什么或打算做什么,或告诉他们你有秘密),活动参与者这些吸引他人注意的举动也会吸引对手的注意,还会泄露重要的信息。事实上对手的很多情报都是这样收集到的。为了最大程度的减少损失,需要告诉这些人他们必须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否则就要限制他们接触到敏感信息(会议和文件等)。

此外,应该告诉活动分子他们被警察或安全机关审问时应该怎么做;告诉他们常见的问题应该如何回答,这样他们就能有所准备。为了防止对手获得关于非暴力运动规划的敏感信息,不应在不安全的环境——包括电话和电子邮件中提及姓名、日期和数字等信息。

小结

下列因素可能会给非暴力运动带来损害:运动参与者的暴力行为带来的风险最大;没有战略目的的行动会给参与者造成混乱;“什么都保密”通常保守不了任何秘密;运动的组织架构如果严重阻碍战略的实施,将降低运动的成效。

采用安全文化的原则,对于降低对手获得重要信息的机会非常重要。这些原则在运动发展初期就应该制定和实施,所有新的非暴力运动的参与者都必须接受相关培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