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抵抗腐败:印度尼西亚和肯尼亚的最新进展

人民的力量或许很适合作为一种从体制上抑制腐败的途径。即使政治改革的意愿存在,它也可能受到阻挠,因为有太多的公职人员与腐败存在利害关系。与受害者相比,贪污受贿的受益者更不可能主动进行反腐败。

想象一下,你是一名普通公民,你所生活的国家有30多年国家暴力和威权统治的历史,普遍的贫困持续存在。一个非暴力的公民抵抗联盟在推翻旧政权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新生的民主国家却仍然背负着旧政权留下来的30年武装冲突的遗产。包括数千生命涂炭、运转不良的国家机构、胡作非为的警察部队。在重重困难中,政府成立了一个反腐败委员会,开始揭露违法行为和各级政府、议会、行政机关、警察以及私营部门之间的非法关系。然而,毫不奇怪,这个委员会成为腐败势力的打击对象,委员们因捏造的指控被关进监狱。

或者想象一下,你生活贫穷,住在贫民窟里,没受过任何正规教育。最近全国大选之后,种族暴力侵害着你的国家。你对地方官员和你投票选举出来的议员(他们得到了资金来建设你的社区,但你没有看到任何有益的结果)的漠不关心感到受挫、绝望和愤怒。你对自己能够使情况发生改变没有信心,你相信在任何情况下,事情都不可能由你控制,而是其他人的责任。

在这两种情况下,你真正能做的是什么呢?一个选择是认命并承受痛苦。另一个选择是诉诸暴力,如加入帮派或者极端主义团体,通过暴乱或者聚众攻击来表达不满,虽然这很难带来积极的变化。但是还有第三种选择,你可以与其他有类似不满的人携手合作,开始从事公民抵抗,让别人听到你们的声音,表达你们共同的不满和要求,给当局施加压力,迫使他们采取行动,并且实现想要的结果。这就是以下两个案例中所发生的事。

 

印度尼西亚

2009年的CICAK运动是印度尼西亚结束苏哈托残暴的独裁统治以来最大规模的社会运动。CICAK有双重含义,是“爱印尼,反腐败”的字母缩写,也是壁虎的意思,意指警察局刑事犯罪处处长对印尼肃贪委员会(KPK)的贬低性评论,他称肃贪委员会为壁虎大战鳄鱼(警方)。随后有100个公民组织加入了CICAK;一个大学研究生建立了一个脸书群组,其成员很快增长到170万;印尼33个省中有20个成立了地方团体,著名的公众人物也纷纷加入CICAK运动。

CICAK在首都雅加达组织行动,地方分会以及高中、大学的学生也自发在全国发起行动。人们使用各种各样有创造性的非暴力战术,包括写着“对鳄鱼说不!”的横幅、反腐败手机铃、特技表演、街头壁画、佩戴标志物、到访印尼肃贪委员会总部以示声援,以及示威、音乐会、静坐、散发传单和绝食等。CICAK要求立即进行独立调查,还呼吁总统拯救印尼肃贪委员会。由于公民抵抗逐步升级,总统同意进行调查。调查委员会建议撤销对印尼肃贪委员会官员的指控。

 

肯尼亚

发生在肯尼亚的第二个案例还在进行之中。“穆斯林支持人权”(MUHURI)组织正在采取措施为蒙巴萨的穷人维权,帮助他们摆脱贫困。这些措施包括获取政府的预算信息,抑制对选区发展基金的滥用,要求发展社区真正需要的项目,以及向地方官员和国会议员问责。从2007年起,该组织与国际预算促进会和印度“争取知情权”工农维权(MKSS)运动的老活动家们开展合作,发展出了一套非暴力方法——“五步社会审核”,向立法者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对腐败和管理不善问责。

第一步是收集信息——当地选区发展基金(CDF)办公室的记录。第二步是把当地人培训成社会活动家,解读文件和预算,监督开支,并对公共工程进行实地调查。第三步是教育并促使公民了解选区发展基金的使用情况以及他们的知情权和问责权。社会活动家和穆斯林支持人权组织使用非暴力战术吸引人们关注和参与,鼓励他们参加“公开听证”。这些战术包括木偶表演、乐队行进演奏、街头演出、散发传单等。第四步是实地检查选区发展基金项目地点。第五步是与选区发展项目官员和媒体,在某些情况下还有议员一起举行公开听证。穆斯林支持人权组织首先带队通过社区,游行队伍中充满吟诵的声音,还有青年人乐队、戏剧和跳舞的孩子们。在听证会上,人们公布调查结果,向选区发展基金官员提问,并提出补救问题的措施,会后监督并跟踪进展。

在过去15年中,世界上几乎每一个地方,公民们都在证明自己不是精英发动的反腐败计划的消极旁观者,而是问责、改革和变革的推动者——最初通过引人注目的反独裁和反占领斗争小试锋芒的公民抵抗战术的应用范围一直在扩大。人民的力量或许很适合作为一种从体制上抑制腐败的途径。传统的自上而下的反腐败战略是基于如下假设:一旦反腐败体系到位,违法现象就会改变。在这样的反腐攻略下,受到腐败指控的机构常常被责令变革。然而与受害者相比,贪污受贿的受益者更不可能主动进行反腐败。而且,即使有变革的政治意愿存在,它也会受到阻挠,因为有太多的公职人员与腐败存在利害关系。

相反,人民的力量具有一种战略性优势:在掌权者腐败或不负责任,体制内渠道被堵死或无效的时候,它由体制外推动变革的力量组成。本文作者通过研究发现,反腐败的草根运动常常能够补充和加强构成反腐败基础设施的司法和行政机制——这是长期改变贪污受贿和滥用职权的体制所必需的,它们能从纵横两个方向瓦解腐败的制度。公民动员还能支持企图发动改革或变革的机构和部门的努力,甚至能够能够维护这些努力。

印度工农维权运动的创始人之一阿茹娜·罗伊把腐败描述为“拒绝给予你应得的权利、权益、工资、医药等等的外在表现。”自下而上的方法认为,腐败并不孤立存在,它与压迫和其它形式的非正义相联系,包括暴力、贫困、侵犯人权、低标准的社会服务、威权主义、缺乏问责和破坏环境。

因此,一旦人们开发出自己的权力渠道,反腐败的重心常常会从侵吞巨额公款等大型腐败转移到最直接伤害公众(尤其是穷人)的贪污受贿和滥用职权上面。积极的公民是正义与问责的核心。穆斯林支持人权组织的侯赛因·哈立德说:“如果能够鼓励人们走出来,今天是有关选区发展基金,明天是别的什么事情,后天又是另一件事。因此,选区发展基金是人们实现许多现在没有得到的权利的突破口。”

CICAK运动、穆斯林支持人权组织和其他许多运动所取得的成绩不仅树立了一个榜样,还给人们提供了希望,告诉人们除了默默忍受和诉诸暴力之外,他们还可以做得更多。世界各地,无论民主国家还是非民主国家,腐败无处不在,人民尚未形成一种非暴力力量来抗击腐败所导致的非正义。公民抵抗是一种手段,通过这一手段,公民可以成为变革的根源。

 

萨兹卡·拜耶尔

2010年11月19日

作者介绍

萨兹卡·拜耶尔(Shaazka Beyerle)是一位在公民力量和公民抵抗方面的作者与教育工作者,同时也是国际非暴力冲突研究中心(ICNC)的资深顾问。她目前在进行有关以人民力量抑制腐败方面的研究,目的在于记录案例并汲取经验教训。她是帕尔格雷弗出版社(Palgrave2010年出版的《民间抗争:中东地区的非暴力斗争、民主化,以及管治问题》(“Civilian Jihad: Nonviolent Struggle, Democratization and Governance in the Middle East”)一书中“反腐败运动”和“伊朗妇女运动”两个章节的作者。她在生活之屋报Dar Al Hayat)、黎巴嫩每日之星Daily Star)、揭示真理网站(Truthout.org)、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乔治城国际事务杂志Georgetow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国际先锋论坛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独立者The Independent)等很多媒体上发表过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